你的位置:北京澳美医信投资顾问有限公司 > 新闻中心 > 是去还是留?在能源、金融企业们撤离俄罗斯之际,西方消费巨头却很纠结

是去还是留?在能源、金融企业们撤离俄罗斯之际,西方消费巨头却很纠结

发布日期:2022-08-08 05:44    点击次数:58

自从俄乌局势恶化,在欧美企业中快速掀起了一波“撤俄潮”。据华尔街见闻稍早前文章,目前已经有超过300家欧美跨国公司宣布不同程度地暂停在俄业务和投资活动。

从能源到金融,从汽车制造到快消,很快这波“撤俄潮”几乎蔓延至各个领域。

但一些跨国消费巨头为去留问题犯了难,其中有不少企业在俄罗斯雇佣了上万名员工,它们生产俄罗斯人每天赖以生存的从婴儿配方奶粉到个人护理用品的产品。

“无论是离开和留下都将受到谴责”,英国《金融时报》援引广告业资深人士、目前执掌数字营销公司S4 Capital的Martin Sorrell表示。

消费巨头:进退两难

过去两天,包括百事可乐和联合利华在内的几家跨国公司宣布撤出俄罗斯,但只撤出了一部分。

以在俄罗斯拥有超过2万名员工的百事为例,它暂停了其全球饮料品牌的在俄销售,包括其同名品牌可乐,但仍然继续食品和本地品牌的销售,其中包括一家大型奶制品公司。

法国乳制品制造商达能(Danone),全球最大的食品制造商雀巢、糖果和宠物食品制造商玛氏,以及在美国上市的烟草集团Philip Morris等企业已采取措施,要么冻结对俄罗斯的新投资,但仍在俄销售产品,要么停止销售其跨国品牌,同时继续生产和销售本地产品。

丹麦啤酒商嘉士伯(Carlsberg)最初暂停了在俄罗斯的投资和出口,但几天后又进一步表示,不会在俄罗斯生产或销售其旗舰品牌嘉士伯。

嘉士伯旗下拥有俄罗斯最大的啤酒厂巴尔蒂卡(Baltika),在俄罗斯拥有8400名员工,约占其全球员工总数的20%。该公司表示,将重新审视公司对其俄罗斯业务“全方位的战略选择”。

时尚连锁品牌Zara的母公司Inditex选择关闭门店, 崂山区崂盛源茶叶经营部但保留了9000名员工。

对许多消费品集团而言,俄罗斯仅占其销售额的3%或更低,这意味着停止运营的影响将是有限的。

以可口可乐为例,在提交给监管机构的一份文件显示,该公司在俄乌的业务为其2021年的综合净营业收入贡献了约1%到2%。可口可乐表示,将“暂停”在俄罗斯的业务,但没有给出具体细节。

相比之下,达能、汉高(Henkel)和嘉士伯受到的影响更大,这类公司约10%的营收来自俄罗斯市场。

还有一些跨国消费品公司选择留下,如滴露制造商利洁时(Reckitt Benckiser)和补充剂集团康宝莱,继续在俄罗斯开展业务,法国欧尚(Auchan)和德国麦德龙等超市运营商也选择留下。

投资人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各不相同。

据英国《金融时报》,新闻中心管理着2800亿美元资产的纽约州共同退休基金(New York State Common Retirement Fund)上周敦促消费品公司退出俄罗斯。

但另一位投资者表示,各国停止基本物资供应,可能会“对那些在许多情况下不希望卷入纷争的民众造成相当大的伤害”。

基金管理公司Abrdn的欧洲股票主管Ben Ritchie表示:“我认为投资者不会在不充分了解自己在俄罗斯的责任、以及这样做的财务成本和后果的情况下,强迫消费品公司离开俄罗斯。”

Ritchie同时也是联合利华和可口可乐HBC等公司的股东。

“消费品公司通常对供应商、特许经营伙伴和分销商负有合同义务,这使得情况比直接向公众销售要复杂得多。”

俄方或国有化离开的外国公司

据环球网11日报道,执政的统一俄罗斯党此前提出一项建议,如果外国公司离开俄罗斯市场,就对其实施国有化。俄罗斯经济部也提出了类似的倡议。

俄“社会消费倡议”组织负责人奥列格·帕夫洛夫表示,俄政府和总检察院已收到一份名单,共列出59家由于停止在俄经营或撤出俄市场而可能面临国有化的外国公司。

这份名单包括大众、苹果、宜家、微软、IBM、壳牌、麦当劳、保时捷、丰田、H&M等公司。

帕夫洛夫表示,该名单处于“开放状态”,还有一些在俄外国公司会被列入。这些公司的负债总额超过6万亿卢布,相当于它们过去3年在俄收入总和。

俄安全会议副主席梅德韦杰夫在社交媒体上表示,俄政府已经在制定包括破产和外国组织财产国有化在内的措施,“外国公司重返俄罗斯市场并非易事”。

来自西方消费者的施压

撤出势必遭到俄罗斯本土的消费者和员工的反对,但是如果选择留下,许多海外消费者并不会乐意。

据英国《金融时报》,品牌咨询公司GlobeOne的管理合伙人Niklas Schaffmeister表示,企业因继续在俄罗斯运营而受到消费者和海外员工的批评。

欧洲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阿蒙迪(Amundi)新兴市场全球主管Yerlan Syzdykov表示,针对年轻消费者的品牌感到了退出的压力。“如果你不退出俄罗斯,他们将停止购买你的商品,他们将首先退出。”

一些公司私下表示,他们正在考虑采取额外措施,包括寻找俄罗斯原产成分的替代来源,减少社交媒体上的帖子,甚至是那些与俄罗斯无关的帖子,以避免引起争论。

瑞士巧克力品牌瑞士莲(Lindt&Sprüngli)首席执行官Dieter Weisskopf在本周的一次业绩发布会上,就该公司决定继续在俄罗斯的小型业务提出了问题。

他说:“记住这一点,我们不提供武器或汽油,但我们正在密切监测局势。”

一天后,瑞士莲改变了路线,表示将暂时关闭在俄罗斯的商店。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Powered by 北京澳美医信投资顾问有限公司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系统 © 2013-2022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